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谋道文化 / 正文

《齐岳山匪灭记》第六十章:县长李振来到凤仪

剿匪两个多月,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七曜山一带的地主恶霸大都抓获归案。大部分不明真相的普通老百姓,通过教育,脱离了土匪,重新回到家里。但是王冠南的死党,八大金刚,以及王冠南的家人仍然流窜在七曜山里。王匪一日不除,七曜山就一日得不到安宁。为了彻底的打击土匪的嚣张气焰,万县县长李振来决定亲自到凤仪来考察。

那是六月的中旬,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让人无法接受,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可是在凤仪,在七曜山一带,虽然时令已进入伏天,这里依然还是凉爽。李县长长途奔袭,走了两天两夜才从万县来到凤仪。

凤仪政府这段时间压力挺大,几过月抓获的土匪,以及地主都统统关押在政府,整个下来关了好几百土匪和当地的土豪劣绅,这些都需要李县长来处决。

李县长人高马大,是南下干部的一员,在接管万县和平解放后,力抓城市建设,保持万县在大西南的交通畅通,恢复城市经济,更好的为解放军做后勤保障。这次是剿匪途中出现如此惨案他才丢下手头工作,亲自到凤仪,一来慰问前线剿匪战士,二来是对剿匪形势作出正确的评估,好调整战术和战略,及时剿灭七曜山的土匪,还老百姓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及时把新政府建起来,惠及老百姓。

来到凤仪政府时,天已经黑了,张书记,李连长以及凤仪临时的乡长方仁都在政府大院等候。李县长一身掮客打扮,随行的警卫班个个都是百步穿杨的神枪手,到了政府。张书记上前一把手抓住了李县长说:“盼星星盼月亮,把您盼来了,李县长,沿途还安全吗?一路奔波,辛苦了!”张书记眼尖一下就认出来了,上前握住领导的手嘘寒问暖。

“同志们辛苦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你们依然在和土匪作斗争,真了不起!”李县长口头表扬了同志们,在场的同志听到领导的表扬,既高兴又愧疚。想到牺牲的同志,内心又悲凉起来。同志们止不住流下了酸楚的眼泪。看到这样的情形,李县长安慰的说;“不要悲伤,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道理?但是我们要记住这一笔笔血债,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听了李县长的话,同志们悲伤的心稍稍好些。

“光顾说话,首长还没吃饭呢!厨房赶快做几个菜,给李县长一行接风洗尘。”张书记吩咐手下,邹兴文立马跑到厨房和师傅做饭。张书记把李县长一行人招呼到政府临时招待室坐下。两天两夜的长途奔袭,的确很疲惫,一坐下来,腿酸软脚底疼痛。政府其他人员打来几盆热水,让李县长们泡泡脚,洗洗脸,好解除疲惫。

洗漱完毕,不一会,热气腾腾的饭菜端来了,看着这香气扑鼻的饭菜,李县长说:“谢谢你们了,我们的肚子啊!早就在内闹革命咯!闻到这么香的饭菜,我想它们会消停一些。”一席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方仁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瓶七曜山老白干,给每人倒上一杯,说:“各位首长,到了我们这个穷山僻岭,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不过这七曜山包谷烧是地道的,喝上一口,保证很爽。”

同志们轻轻得抿了一口:“好酒!看来这块宝地还有些宝贝呢!”

“同志们!今晚喝了这酒,大家都要记住,这方水土还不太平,还要希望各位继续努力工作,尽快把隐藏在七曜山的土匪消灭干净。”

“对!我们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同志们,你们说说这里的情况,还需要哪些帮助,今天,我就是来解决问题的,希望你们大胆提出,只要是为了剿匪有利,我们县委县府都大力支持。”李县长表态。

“有了县长的支持,我们何愁土匪不灭?大家说,是不是?”张书记接过话茬说。

“是啊!有了李县长的支持,我们腰板子也硬了,可是李县长,在我们的政府里还关押几百犯人,你看这事咋办?”一旁的杨区长说。

“明天我们就开一个千人大会,进行现场审判,对罪大恶极的极个别地主,土匪坚决执行枪决,对那些被人唆使,没有给人民造成伤害的土匪我们要当场释放!这样体现我们党的政策,赏罚分明。饭吃过后,我们就来研究,哪些人该枪决,哪些人该当场释放。”李县长边吃饭边布置任务。

“是,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张书记立即站起身来表态。然后就分工进行,李连长负责明天的会场布置和安全;方仁等当地干部收集所抓人员的信息收集,好对这些人进行公证公开的判决,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整个凤仪政府都在忙碌着,桐油灯熏得大家都成了兔子眼睛,但是大家都有使不完的劲,精力充沛。即是对这一阶段剿匪工作进行总结,汲取经验,又是对后面剿匪提供可靠的方法。

到了第二天,天气依然是那么晴朗,太阳早早的就起床了,越过七曜山照在凤仪场上,金碧辉煌。李连长连夜在凤仪街道的中心位置搭起了一个台子,中间是主席台,上面用挂了一条横幅:“七曜山剿匪第一次公审大会”。主席台上放着麦克风,高音喇叭挂在街中心的一棵高树上。李连长一早就放着革命歌曲,气氛相当热烈。凤仪周围的老百姓听说今天要处决一些恶霸地主,早早的占据了有利地形,抢先看看这些地主以及土匪的下场。

上午八点许,李县长、张书记、以及凤仪的一些工作人员相继入场。会议由张书记主持,张书记说:“七曜山一带的老百姓,你们受苦了,今天我们将对欺压你们的地主,土匪作出公开的审判,这是几个月来压在大家心里的一句话,怎么对待这些土匪恶霸。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我们的县长来回答这个问题。我给大家介绍介绍,李县长是个身经百战的老英雄,他杀过日本鬼子,搞过土地改革,是我党优秀的革命干部,这次为了七曜山的剿匪,他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奔袭,不辞辛劳,来到我们这里指导工作,我们倍感荣幸,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张书记带头鼓起掌,台下一片掌声。

“张书记在前面的夸奖,我受之有愧,你们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众多的老百姓还没有衣穿,没有饭吃,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政府就是让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田耕······”说到这里台下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是啊!我们的百姓很苦,可是百姓苦的原因在哪?就是那些地主土豪、土匪害的。一个地方匪患不除,是无法安宁的。所以我们今天就对这些曾经欺压过的恶霸地主、土豪劣绅、土匪进行审判,让他们得到应有的下场。请把穷凶恶极的地主带上来——”李县长一声令下,李连长带着四五个犯人上来,他们个个五花大绑,在台下的老百姓一眼就认出来:他们是土匪参谋杜庆年,联络员王明忠等人。杜庆年是凤仪有名的恶霸地主,在这次凤仪暴动中他担任参谋,残杀牟科长就是他出的主意。联络员王明忠,他多次给王冠南提供情报,致使王冠南至今未缉拿归案。还有几名地主土匪,他们身上都带有血案。对于这些罪犯,李县长高声问:“这些恶霸作恶多端,土匪参谋杜庆年,他阴险狡诈,给土匪头子王冠南出谋划策,凤仪暴动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枪决我军俘虏,残忍的杀害牟科长,都是他;王明忠,他利用自己还是政府的办事人员的身份,多次给他在主子提供情报,导致我们多次抓捕没有成功,还牺牲我军七八个侦查员,你们说,像这样的败类该不该杀?”

“该死!”

“千刀万剐!”

·······

台下一片骂声,骚动起来,有些老百姓开始哭起来,这些年他们受地主土匪的苦太多了,这看到曾经欺压的人就在眼前,个个义愤填膺,都想上前揍一顿,以解心头之气。

此时的杜庆年和王明忠,他们耷拉着脑袋,失去平日傲慢,特别是杜参谋,他每次给土匪头子王冠南出谋划策总是一副在世诸葛的得意像。他是凤仪箱子坪保的大地主,早年饱读诗书,对孙子兵法倒背如流,对厚黑学颇有研究,此人从小就心狠手毒屁眼黑。后来他跟着王冠南出谋划策,深受王冠南的器重。可是老天有眼,杜参谋一辈子出烂点子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逮捕杜参谋也颇有戏剧性的。杜庆年与王冠南另外一个小妾有奸情,那次被解放军炮轰毛田坝后,王冠南就提出所有人员都向七曜山撤退,这时杜庆年想和那小妾多厮守一些时间。他提出,他留守庄园,这么大的庄园没人留守,太可惜,王冠南也知道他与那个贱货有染,不过王冠南早已把她打入冷宫,在他心里早就是下贱坯子一个,这次杜庆年提出留守庄园,他乐意,心里暗自高兴,看!狗日下贱坯子,解放军的炮弹是如何打穿你这对狗男女。

杜庆年如偿以愿,王冠南撤走七曜山杨家祠堂后,他就光明正大的和那小妾过起了夫妻生活。那小妾生的小巧玲珑,颇有一些姿色,可是她没有给王老爷留下一男半女,所以受到王冠南的冷落。她天上水性杨花,怎么耐得住寂寞,于是就红杏出墙。

就在王冠南撤走的那天夜里,他们不顾外面哗哗的大雨,也不顾解放军就在干坝子驻扎的威胁,就迫不及待过起夫妻生活。小妾亲自炒了几个菜,他们在桐油灯下痛饮,看着小妾娇羞的面容,勾引人眼神,他通体膨胀,如泥溪河的洪水一样澎湃,流入乱石丛中,卷起千堆雪。然后他们喝交杯酒,小妾顺势就滚到杜庆年怀里,瞬间他身体缥缈,如一缕薄雾,慢慢的向上飘,向上飘,终于飘到神秘的月宫,多么美妙的月宫,只留下嫦娥姑娘,他抱着嫦娥陶醉了。就在他陶醉癫狂之时一声“不许动,举起手来!”到了他的神话。没想到这个风流鬼在快活中就成了俘虏。

抓捕王明忠是意料之中的,自从暴动之后,他逃回到王冠南那里讨赏,王冠南给了他赏钱,但是希望他继续留在政府里做内应,于是他听从了王冠南的安排,待龙驹增援部队到来之时他假惺惺的跑到李连长哪里诉苦,李连长开始没有在意,后来邹兴文把他知道的情况给张书记反应,这个王明忠有内奸之疑。得到这个消息,张书记叫李连长把这人控制起来连夜突审,果然他是王冠南留下的内奸。

他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面对共产党的干部,面对黑压压的人群,他们全身像筛糠,嘴里还在求救:“解放军大人!绕绕我们不死吗!”

李县长听到这话,气愤的说:“你杀我们的解放军战士时没有想到毁灭来得这么快!这叫恶有恶报,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接着说,“父老乡亲们!大家保持安静,今天我们替你们做主,把你们的血泪深仇给报了,而对于那些坦白,自觉交代罪行的,或者不明真相被土匪要挟的人员,我们共产党从来就是这样,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当场释放,请把这批人员放回去。”李县长话音刚落,台下就开始呼口号“共产党英明!”

“共产党万岁!”

那些穿着衣衫褴褛的几百无辜人员听到这个声音,他们感恩投地,“谢谢政府宽宏大量!谢谢政府不杀之恩!”所有的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然后回到家人的怀抱,抱头痛哭,一家人都哭起来,一时间,哭声动天,这哭声是委屈?还是幸福?这场面太激动了。

直到中午,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把这几名罪大恶极的土匪推到牟科长的坟前枪决,那是正义的枪声,复仇的枪声,围观的两千群众被这枪声惊醒了。

 


0

下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九章:桐子树坪惨案

上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六十一章:野人洞里的欢笑声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