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谋道文化 / 正文

《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九章:桐子树坪惨案

王冠南听说手下溜号的挺多,心里非常着急,不停地在骂娘“狗日的解放军,我日你祖宗,给老子抢人,老子给你好看!”然后他召集所剩下的土匪,带着小妾一起往七曜山最深处的木竹荡进发,在那里有一个天然的溶洞,人们叫野人孔。这是他早年和湖北牟来朝选择的一个地方,这野人孔就在木竹荡外面,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去,并且洞口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这还不说,在野人孔三里之内,还围着一圈小洞,就像上天早已安排好似的,那圈小洞就成了护卫,守着野人孔。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天然的藏身之地。

别小瞧野人孔洞口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进出,可是到了里面就是另一方天地:宽阔的一个大洞可以容纳几百人同时吃饭,大洞高峨宽敞,地势也平坦,周围有很多石钟乳,形态万千,各具形态,有龙床、龙椅、龙梯田;在那层层梯田里有一只神秘的神龟。那龟张着大嘴有神龟吞江之气势。沿着大洞进去,越往深处走,洞越多,纵横交叉,错综复杂。况且里面有天然的泉水,不会担心被困死。传说这里曾经驻扎过野人,野人很大很高,他们常常抓人吃,每当抓住人后,他就大声笑,笑得死去活来,笑晕过去,待他醒来后就开始吃。所以七曜山一带就流传这样一个告诫,凡是到山上去的人,手都要用竹筒罩着,如果遇见野人抓住,待他笑晕死后,手就缩回来,赶快逃跑,只有这样才能活命。现在王冠南他才不信有没有野人,保命最关键。

到了野人孔,王冠南立马召集土匪开会,这次开会其主要目的就是稳定军心。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大洞里,一束光线通过那唯一的洞口射进来,给这宽阔的大洞增添无限的希望。可是土匪没有心思欣赏那美丽的光芒,他们将面对着一场杀戮。“给我把逃兵押上来!”冠南站在洞中央大声吼叫,“娘卖逼的,这个吃家饭屙野屎的家伙,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锅儿是生铁铸的。”

人们的目光一下聚到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身上,“啊!那不是周铁匠吗?”这铁匠原来是毛田坝唯一的打铁匠,哪家的锄头坏了,那家的柴刀缺了,都找他打过。人们曾打趣过:“打点吃点,打点吃点,不打了吃颠点!”怎么把他抓来了,在洞里的土匪疑惑不解。

“大家看清楚,这就是给我修兵器的周铁匠,我带他不薄,可是就在昨天晚上,他居然要跑,辛亏被向贤中抓住。狗日的,吃里扒外。”冠南还在痛骂,只见周铁匠蓬头垢脸,死气层层,不过在那死气层层的目光里充满敌意。他知道这回是死的多活的少,可是自己一个人死了留下一大家人咋活?想到家人,他心里十分沮丧,他对不起家人,也不知道家里情况,所以他才想到逃跑,跑回家照顾一家大小。可是霉运到头,被狗日的向贤中抓住了。倒霉呀倒霉!

“既然他想跑,我今天就给他一个机会,向贤中给他松绑,我倒要看看他怎样跑出野人孔!”冠南说。

向贤中给周铁匠松开绑,他活动活动被绳子绑麻的手臂,然后说:“老爷真的放我跑啊?”

“放你跑!你跑啊!”

周铁匠将信将疑的转过身子,看看那只有一个人能通过的洞口,心里凉了半截,然后有转过来对着王冠南说:“如果您真要跑,我下辈子就是给您做牛做马来报答不杀之恩,然后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不过时间只有十个数子,只要我喊道到十,你跑出洞我就认为你命大,如果没有跑出,休怪我手毒。”

“一——二——三——四——五——”一旁的金英刚在喊,

听到喊声,周铁匠转过身子,使出吃奶的的力气,飞一样的向洞口跑去,怎么到洞口的路这么长啊!一步步,近了,老婆熟悉的笑脸就在眼前,儿子调皮的笑脸也出现,还有年迈的父亲张开了双臂,近了近了。周铁匠脑海瞬间画面凌乱。看到洞口了,只听见“八——九——十——啪——”一颗子弹穿梭而来,周铁匠栽倒在洞口,“给我拉下来扔到那阴河里,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枪声,人们才如梦方醒,这是王冠南的杀人伎俩。大家吓得哆哆嗦嗦的,大气不敢出。

“没事了,对于逃兵就是这个下场。只要你们好好跟着我,荣获富贵少不了你们的。”

王冠南枪毙了周铁匠,他是杀鸡骇猴,防止部下再有逃跑现象。可是这一个多月都在逃命,部队需要一次胜利来提精神。终于机会来了,据线人报,湖北的解放军就在桐子树坪搜查。桐子树坪离野人孔不远,况且还有一个洞可以通到桐子树坪。

驻扎在桐子树坪的只有一个班的兵力。得到这个消息,王冠南高兴的直跳,“这真是天助我也!”他马上找来金英刚,在耳边嘱咐几句,金英刚听后精神为之一振,大声说:“保证干得漂亮利索!”

于是金英刚召集手下,沿着黑黑的洞摸到了桐子树坪,埋伏在洞里等到天黑,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金英刚等人悄悄的摸进那个班的驻地,果然这里静悄悄的,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守卫干掉,然后迅速撞门而进把躺在床上睡觉的解放军战士统统干掉了。他们打扫战场,带走可以带走的东西,沿着原路返回,回到野人孔他把这一消息告诉王冠南,王冠南瞬间兴奋起来。像孩子一样高喊:“兄弟们!刚才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没费一枪一炮,端了解放军的一个班,这真他妈的解气!”

“真的吗?”一个睡眼朦胧的土匪问。

“这还有假,我们刚刚回来,我给你们说啊!割解放军的人头就像割韭菜一样,唰唰!人头落地,鲜血噗得冒出来,你们看还沾住我们一身。他们个个还在睡梦中,结果我们就送他们见阎王了,真他妈的解气!”金英刚绘声绘色的描述,“还是我们老爷英明,是他悄悄嘱咐我们怎样做的!老爷英明!”

“老爷英明!”

“老爷英明!”洞里瞬间热闹沸腾,多久没有这样高兴过。

“兄弟们!不要怕,你们看到了,解放军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照样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只要跟着我,迟早把他们杀光,我接到消息,湖北的牟来朝带着大队人马正往我们这里赶,云阳的余司令也组织人马增援我们,台湾的蒋总裁说就在这几天空投武器和食品给我们,那里有美国牛肉罐头,听没听说过牛肉罐头,好香!美国正在朝鲜跟共产党干起来,兄弟们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开始了,我们的苦日子马上就要熬过去了,大家耐心的等待。”王冠南不失时机大吹神吹,吹得天花预转,神乎其神。他的手下个个听得入神,流着清口水想象美国牛肉的味道。

“为了奖赏兄弟们,我特意吩咐厨房,把那天打得麂子肉炖了,我们好好庆贺一番!”

听到有麂子肉吃,兄弟们高兴得高呼“王老爷万岁!”

不一会,整个洞了弥漫着麂子肉香,他们吃着肉,每人只有那么一点,喝着汤,心里乐呵呵的。

“今天我们没有了酒,兄弟们我们以汤代酒,为了我们取得的胜利干杯!”王冠南举着土碗喝下了。兄弟们也举着土碗喝下。

直到第二天,湖北连队在桐子树坪发现战士们的尸体,战士们横七竖八乱倒一通,个个还在睡梦中,就不知不觉的牺牲了,连长看到惨状悲痛欲绝,“狗日的土匪,老子不把你消灭誓不为人!”看着那张张熟睡的稚嫩的脸,所有的人都义愤填膺,咬牙咧齿,“打倒王冠南!倒到土匪!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喊声震耳欲聋,然后他们把这些战士就地掩埋,集体鸣枪为死去的战士送行。

这件事报告给七曜山总指挥,高局长回到万县,听说后立即向县长汇报,李振来县长听后非常震惊,这是剿匪以来最大的惨案,一定要报仇雪恨。

张书记立即召集各个部队领导,连夜开会。干坝子剿匪指挥部,灯火通明,他们在分析,在讨论目前剿匪工作,特别是经过分散围剿,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土匪太狡猾,没想到桐子树坪惨案彻底暴露敌人的狡猾,凶残一面,要彻底剿灭土匪,还要加大侦查。

“同志们,你们今天看到了,王匪冠南,十分狡猾,他们又欠下了一笔血债,我们一定要血债要用血来还。我们要多和当地的老百姓打交道,让他们给我们提供熟路,据说,土匪就在野人孔,就在木竹荡,可我们几次围剿都没有成功,我们要深思。要找当地老百姓找到最后一段路,你们说有没有信心!”张书记激动地说。

“打倒土匪,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死去的战士报仇!”

战士们又开始呼口号!


0

下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八章:分散围剿

上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六十章:县长李振来到凤仪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