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谋道文化 / 正文

《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七章:乌龙寨大会

乌龙寨,地处通往毛田坝的咽喉之处,两边都是高峨的群山,中间是泥溪河冲击的河套平地,在这平地上就是普子的沙坝,在沙坝中间矗立一座孤峰,掐在平地中间,恰似一条迂回盘旋的龙。老人说这是乌龙还愿,镇守沙坝。相传在上古时期,水打沙坝场,那时普子的集市设在沙坝,两岸人民生活之这肥沃的河畔上,也就是五月,一场汹涌澎湃的大水洗涮了两岸的人民。待洪水过后,一条乌黑发亮的小蛇被缠在一棵大树中间无法动弹。有位老农经过,看见树上奄奄一息的小蛇,看到两岸毁灭的天地,他起了怜悯之心,解救了这条可爱的小蛇,把它放回河里。这条小蛇回到水里,顺着泥溪河就回到了东海,原来他就是东海龙王在外与另一个妃子所剩下的野种,不受龙宫欢迎。在东海无法生活,于是它重新游回沙坝,为了报答这位老农救命之恩,决定镇守这方水域,不让妖魔鬼怪犯上作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龙渐渐老去,最后它就化着一座孤峰矗立在沙坝中间,即使有洪水肆虐,到了这里也乖乖的听从河道的安排。这就是乌龙报恩的传说。

后来人们感谢乌龙的恩惠,把这座孤峰取名为乌龙寨,人们在山顶建庙立神,祭祀龙神。王冠南曾在这里驻扎家兵,作为保护王家大院的前哨。如今被解放军轻易拿下,这里是一座U字形的小院,三排房子紧密相连,张书记决定在这里召开普子岭群众动员大会。

这次解放军在杨家祠堂扑了空,给张书记等人狠狠的上了一课,不依靠群众是不行,当天晚上,高局长召集所有的干部开会,总结这次扑空的原因。

“我们没有群众基础,简直就是瞎子摸象。”李连长说。

“军事上由李连长负责,看来剿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大家要有个准备,政治攻势由张书记负责,我们来个军事威吓,政治引导,双管齐下,逐渐瓦解王匪集团,最后取得胜利。明天我就要回县里,这里的工作就拜托你们二位,我会协调云阳,利川的部队协同作战。明天老张就召开普子群众动员大会,把在家的妇女召集起来,用他们召回自己的丈夫,回来春耕。对于这批回来投诚的土匪农民,我们要因势利导,本着毛主席的教导,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教育他们认清形势,回到人民中间来。同时对于王冠南的家产田地我们要及时处理,分给那些贫苦的人民,让他们起来斗争,这样抓住王冠南就指日可待了。”高局长分析了当前的情况说。

“保证完成任务!”张书记说。

其实这里张书记一直隐瞒一件事,他与王冠南有杀父之仇,他就是冉神父的儿子,那次竹林槽遭围剿,侥幸撤出来,就隐姓埋名和岐南游击队转战奉节,云阳,后来解放了,他就当上了龙驹区委书记

第二天天不亮,方仁、周兴文就带着所有的工作人员在普子场上动员留在家里的妇女开会。李连长把留声机,高音喇叭也搬到了乌龙寨,他们通过手摇机器,声音就发出来。瞬间,普子岭沿河两岸,都能听见这高亢的声音。

到了接近中午的时间,派出去的人领回了一些人,他们大多是妇女,也有少部分老人,个个惊慌失措的神情,因为他们担忧,看着解放军整天穿梭在普子岭场上,个个威武神气,如果抓住了丈夫或者儿子真的会杀头吗?他们来到乌龙寨的院子空地上,看着在寨门上方挂着一条横幅:打到土匪王冠南,还老百姓一方平安。院子空地上安放着一些板凳,这些人胆战心惊的坐在那里,解放军战士马上送上滚热的开水。主席台上一个人也在招呼坐下。他们从没受到这样的礼遇。喝了一口开水,心里开水温暖起来,害怕心里也开始松懈了。这时台上的人开始讲话:“普子岭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受苦了,今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其实我们都是和你们一样,都是受苦受难的苦难人,你们知道吗?五十年前的那场神兵战,听没听过冉神父?”说道冉神父下面有些老年人开始议论了。

“他是个英雄!”

“只可惜死的很惨!”

“对!他是个英雄,也死的很惨!可你们知道他是被谁打死吗?”

“这还要问?普子岭谁不知道?他是被王老爷打死的!”一个老头说。

“对!就是你们说的这个王老爷,可你们不知道冉神父是为谁死的?”下面的人都摇头。

“为了谁?”

“为了谁?”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很惊奇。

“其实啊!他就是为了受苦受难的老百姓,他一生劫富济贫,最后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为了今天的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像他这样的英雄还多着了,他们都牺牲了。所以,你们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不要听信土匪那套妖言惑众的话了。他们枪杀了牟科长,枪杀了我们的侦查战士,他们罪恶滔天,十恶不赦。我还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就是冉神父的儿子——”张书记话音刚落,底下的人惊呆了。
“啊!”

“老子英雄儿子汉!果然像他!”一个老头说。

“我们听从政府的,你们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一个老头说,他曾经参加过神兵,知道冉神父的为人。现在他的儿子来了,难道还要和他对着干?这样做就太不叫人了。

“好的!你们啊,赶快去把你们的儿子,丈夫喊回来,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正是春耕茫茫,不回家播种,秋后那什么收获?老辈子说得好,庄稼不做好,会误一年;如果人学坏,就会误一生。叫他们回来投诚,交待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只要他没有带命案,我们会宽大处理,请你们相信政府。”

接着方仁又宣传了共产党的一些政策,底下的百姓开始嘤嘤嗡嗡嘀咕着。

开始普子没有来多少人,后来他们听说张书记是冉神父的儿子,在老人心中,冉神父就是正义的象征;又听到马上分王冠南的田产,消息一传出,瞬间,在乌龙寨聚集了万人,他们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可以分到天地,听到消息,瞬间爆发洪水般的掌声,响砌整个古老的沙坝河畔。

这里在召开群众动员大会,躲在磨盘山的王冠南也在积极想办法,想出路。他知道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在是万不得已,都是听信狗日的余柏洲,狗日的马中云,他们倒好,出了事自己就当起缩头乌龟,把我给逼上了梁山。到现在有家回不了,家里被解放军占领了。听说还要分给那些泥腿子,我的妈呀?这真是闹翻天了。最让他放不下的还是家人,本来让儿子尽快逃到湖北去,可是被解放军的吓会来了。

“怎么办?”他一个人在杨家祠堂的正殿里徘徊不定。

“老爷,听说共产党在乌龙寨开会!把普子岭的群众都召集起来了!妈耶!人多的数不清。”一个喽啰跑进来说。

“知道了!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吗?没有了给我出去,我心里烦。”

“是!老爷!”报告的小喽啰挨了一个碰头出来,心里极不舒服。

“怎么啦!老爷像吃了枪子?我好心汇报还有错?真是狗坐箢箕——不符抬举!”他心里暗暗责怪。

恰在此时夫人进来了,抱怨的说:“躲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得想办法摆脱目前的困境,你怎么啦?平时那么威风,今天听说共产党开会了你就像蔫茄子,把你偷人的激情拿出来吗!昨天还和那个母狗吭吭的呼哧,怎么这些就蔫了?”

“谁蔫了!老子还是七曜山的一头虎,共产党怎么?老子照样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老子留下的空屋,他尽管拿去,暂时借给他们躲躲雨,老子以后照样拿回。”冠南知道夫人还在吃他的酸醋。不过他心里还是佩服夫人,自从夫人娶过门,把家里治理的井井有条。不过现在夫人容颜消逝,满脸的黄瓜斑,是不好看,可是对于她的气质是无法比的,所以他还是尊重夫人。拿些大话宽慰夫人。

“说这话也不心虚,鸭子死了嘴壳硬,我说你还是尽快把我送到我娘家余仲翘那里去,暂时在他那里住一段时间看看,我跟你们逃,经不起累,没有走出山就被你们拖死。我相信余仲翘有办法。”夫人说。

“好好!明天就送你去,免得一天就在我耳朵里嗡嗡!”冠南不耐烦的说。

果然第二天他就派人把夫人送到磁洞沟大地主余仲翘家里去了。


0

下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六章:三路大军围剿杨家祠堂

上一篇:《齐岳山匪灭记》第五十八章:分散围剿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